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气质美女  »  熟女约会牛郎
熟女约会牛郎
周六一大早,天还蒙蒙亮,我就迫不及待地爬了起来。我来到卫生间用淋浴
洗了洗身子,我是个好洁的女人,几乎两三天就去洗一回澡,但我还要认真地再
洗上一回,我把和牛郎的约会看成是我的新婚之夜。我换上了新买的紫色蕾色内
衣。这套性感的内衣令我非常满足,是我穿过的内衣中最暴露的,几乎是全透明
的,乳房、奶头、屁股、阴毛甚至两片阴唇纤毫毕露,牛郎见了不吐血才怪。
我对自己是有万分信心的,可万一牛郎和我想象的太远,我怎么办?会像阿
娇那样无情地撵走他吗?不,我不能那样做!我迷恋牛郎不是他的相貌,我爱他
的谈吐、爱他的温柔、爱他的才华、爱他的真诚,即便是相貌差点,我依然能够
接受他!我一定会让他亲、让他摸、让他操。我要他兴奋而来,满足而去。
一番仔细的化妆,一看表已经早上七点半了。丈夫今天休息,也不需要我做
早饭了。我对丈夫说,今天几个同学聚会,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丈夫深信不疑。
我搭上一辆的士奔向火车站。
这是今天的第一班火车。乘客并不多,火车站广场上没有多少人。我来到约
定的雕塑群下面翘首以待。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我焦虑的等待中过去了,钟楼上的
大钟指向了八点。
随着一阵火车鸣笛,列车准时进站了。
旅客通道上陆陆续续地走出了下车的旅客。我远远地望着,寻找着灰色T恤
和蓝色牛仔裤。这是眼下很大众化的装束,不时有一个相同装束的男人走出来,
一个个不是个子太矮,就是行走的姿势太邋遢,没有一个是我理想的男人,好在
他们手里没有我等待的杂志。
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了:灰色的T恤衫、蓝色的牛仔裤,手里握着一本杂志!
是他!肯定是他!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那个男人略微四顾了一下,像是寻
找目标。他看到了我这边的雕塑群,然后大步向我走来。
他离我越来越进了,我看清了他的样子:宽宽的额头、大大的眼睛、高高的
鼻梁、厚厚的嘴唇,很英俊的男人!!
雕塑群下只有几个老人在徘徊,年轻的女人唯独我一人。
英俊男人很轻易就看到了我,他径直朝我走来。我轻挪脚步迎了上去。
“你是郑文娟吧?”男子微笑着开口了。在网上我们已经互通了姓名。“是
的是的!你是姜祺?”我激动地连连答应。“哈哈,不会错了!我就是牛郎!”
果然是他!牛郎伸出手来:“握个手吧,女人香!”我赶忙递过手去。他的
手握住我的时候,我有了晕厥的感觉。他的手好柔软、好细滑“你很漂亮,比我
想象的还要漂亮!”牛郎伸手搭在我的肩上。“你也不赖呀。我还怕你是个丑八
怪呢。”
有了这么长时间的网上亲呢,我很快就和他亲热上了,就像曾经同床共枕了
数年的旧情人。我小鸟依人般地接受了他的搂抱,紧紧地靠在他的身上。他的个
子足足高出我两个头,我就像是个小孩子。
在行往旅馆的路上,他把我搂的紧紧的,还趁司机不注重时在我脸颊上轻轻
亲了一口。
车站离旅馆正常有十几分钟的路程,路上碰到了几次塞车。在那个阻塞的路
口,司机下车观察情况。当车里只剩下我俩时,牛郎扳过我使劲地亲吻了我的嘴
唇,一只大手摸到了我的胸前,揉摸着我的乳房。“亲爱的,我太爱你了,有点
把持不了了,你别见怪呀。”牛郎为自己的冲动解释着。“不,我喜欢你这样!”
我没有拒绝他的抚摩。司机回来了,牛郎很不情愿地挪开了按在我乳房上的
手。
我在心里嗔怪司机回来的不是时候。“亲爱的,一会儿我要好好摸你!”牛
郎附在我耳边静静地说。我连连点头,咬着他的耳朵说:“亲爱的,我一定让你
尽情地摸,你想摸哪儿就摸哪儿。”牛郎满足地露出了自得的笑。
我俩像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一样,拥搂着跟着服务员走向了预订的房间。
刚一关门,牛郎就猛然回身搂住了我,厚厚的嘴唇近乎疯狂地吻向了我。我
的额头、眼睛、鼻子、脸颊被他亲了个遍。最后,他吸住了我略涂口红的性感小
嘴儿。我应合着他的拥抱,两手紧紧搂住了他健美的腰背。
“女人香!女人香!文娟!我的小文娟!你太可爱了!”他猛烈地亲咂着我
的嘴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还没有和他交颈缠绵,我已经成了他的俘虏。“牛
郎!坏牛郎!你怎么才来看我呀?你想死我了!”我使劲捶打他的胸膛。“来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他一面说着,一面伸手解我胸前的纽扣。他很激动,几次都
没有解开。我连忙主动地解开了纽扣,蕾丝乳罩包裹着的丰满大乳房展现在他面
前。他没有再急于解我的乳罩,他后退了半步,低头欣赏我那硕大无朋的奶子,
发出赞叹的赞美:“太美了,你的乳房太美了!”说完,他又搂住了我,一只大
手轮番在我的两只奶子上揉、捏、压、挤。“亲爱的,快,就像我们在QQ上说
的那样,说你想我摸你的大奶子、咂你的小奶头!快说!”他喘息着。“哥,骚
哥哥,你摸吧,我的大奶子就在你面前。你使劲地摸吧!我好舒适!哥摸我的大
奶子!”我忘记了一切羞怯,就像我俩在QQ上一样,我尽情地放浪。
牛郎略微蹲下身子,双手掀起了我的乳罩,白白的、圆圆的大乳房颤巍巍地
蹦了出来。他一手一只握住我的乳房,使劲地揉搓着。他的舌头在我的乳房上舔
来舔去,不时地把我的奶头含在嘴里,使劲吮咂着。“哥,你真会咂,妹妹的奶
头被你咂硬了!哎呦!痛!哥呀,你咬着我奶头啦!”我抱着他的头,胡乱抚摩
着他黑亮的头发。
他的舌头舔向我圆圆的肚脐,我痒的发出笑声。“哥,停停,咱到床上休息
一会儿吧?你坐车累了,妹妹搂着你歇一会儿!”牛郎停止了动作,他把我一下
子抱了起来,轻轻把我放在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我俩并躺在床上。我们的时间很充足,我俩应该好好述说一下相思之情。
我问他为什么现在才想和见面。他说他其实很想早些见到我,但担心我会认
为他是轻浮的男人,所以一直等到我俩完全了解了对方的人品才过来相见。我问
他有没有担心我不是个漂亮的女人。他说没有,他从我们的聊天过程中,根据我
的喜好和习惯及物质的熟悉,就断定我是个漂亮的女人了。他告诉我,他每次和
我聊天时,都一面看着我那些淫秽的语言,一面手淫射精。他真是个能令女人为
之倾倒的优秀男人。
他叫我叫他的名子,叫他的小名:阿祺。我答应了。
阿祺起身脱去外衣,叫我也脱去,免得弄皱了衣服。我们没有感到丝毫的难
为情,我全身只剩下那套透明的蕾丝,他则留下了黑色的三角裤衩。一些黑毛从
他的裤角伸了出来,我看的心旌摇动。他说过他的鸡巴毛很浓,看来他没说慌,
他的肚脐上也是粗短的黑毛。我不太喜欢男人身上到处是黑喳喳的毛发,但阿祺
的多毛却叫我砰然心动。
阿祺站在床前,欣赏着我若然无衣的美丽身体。“美,太美了!简直就像是
一尊活着的维纳斯女神像!”他夸张的赞美令我迷醉。“我真的美吗?”我摆出
一个妩媚的姿态。“真的美,亲爱的,世界上任何男人见到现在的你,都会硬起
鸡巴来的。”“胡说八道,又不正经了。”我娇嗔道。“哈哈,小骚货,网上满
口鸡巴鸡巴的,怎么现在害臊起来了?”阿棋抬腿上到床上。在他抬腿的瞬间,
我看见了他窄小裤衩下挤出来的赫色卵蛋,上面生着长长的黑毛。
对男人我已经并不生疏了,我能够想象的出他裤衩里面的鸡巴的样子。在网
上他已经具体地描述了他鸡巴的外形和特征。
他的鸡巴在里面高高地翘起来,仿佛就要顶破了裤衩。
我俩紧紧地搂在了一起。各自的双手在对方的身体上动情地抚摩着、探索着。
我摸了他的屁股,性感、多肉、坚固、敦厚!
阿棋把我的乳罩解开取下,他把乳罩放在鼻子上深深嗅吸着,我的乳香使他
迷醉。
阿棋让我平躺着,他开始玩弄我的乳房。他的手指拨弄着我的奶头,不时用
舌头去舔吮它们。很快,我的奶头就硬了起来。今天我的情欲来得很快,在车上
他揉我奶子时,我的奶头已经胀硬起来,现在不过是更加的勃起罢了。
当他半趴在我身上时,我不由自主地把手伸进了他的裤衩里,抓住了热乎乎、
硬梆梆的鸡巴。
我从没有主动地摸过丈夫的鸡巴,如今在阿棋面前我没有丝毫的顾忌。我毫
不掩饰自己迫不及待地想摸他鸡巴的渴望。我完全把他当成了丈夫。
“亲爱的,你不是说要狠狠地撸我鸡巴吗?现在它送来了,你就尽情地撸吧!
看看你能不能把精撸出来?“阿棋此时也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衩,在我的屄外
面抚摩着。”我狠撸不假,但我可不想把你的精撸出来,我要等着你把它射到我
屄里。“
我用力地套撸着他的鸡巴。没有几下,他已经开始流出精液来了,我担心他
控制不住而射出来,减轻了套撸的劲道。我在他的摸弄下,里面的淫水开始向外
流淌。
阿棋抽出手来,我看到他的手上全是我的淫水。阿棋张开嘴舔吮着手指上的
淫水。“别舔,多脏呀。”我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在网上我们说过他吃我的屄汤、
我吃他的精液,但真到这时候我又不忍心叫他真吃了。“不脏,我不嫌弃!这可
是上等的大补品啊!”说着,他已经舔净了手上的淫水,就连指缝里的也舔的干
干净净。
他似乎还没吃够,又把手伸进我的裤衩,抹出一些淫水继续舔吃。看他那津
津有味的样子,我也不好再阻止他了。“文娟,我的小乖乖,你的骚水可真不少,
来,把裤衩脱了,别弄脏了,不好洗的。”说着,他动手扒我的裤衩。我顺从地
让他脱下了那小小的裤衩。“哥,你也把裤衩脱了吧,勒得它多难受呀?”“它?
你说它是什么我才脱。“他挑逗着我。”以为我不敢说?它就是你鸡巴!你
的大鸡巴!“网上都曾经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很轻易。我俩有那么长时间的淫秽
挑逗基础,现在见面继续说我没有什么为难的。”那是你给我脱还是我自己脱?

“当然是我给你脱,我的裤衩你脱,你的裤衩我脱。”我坐起身来,两只乳
房诱人地在胸前晃动。
我抓住他的裤腰,慢慢地把他的裤衩向下拉。先是一丛浓密的鸡巴毛一层层
显露出来,他的鸡巴毛真的很浓很重,就像一团黑色的火焰。渐渐地,一个黝黑
的鸡巴露了出来。当我把裤衩拉到双腿处时,那根粗硬的鸡巴因为冷不丁失去了
束缚,扑楞楞地抖动了几下,就像一跟粗弹簧。滑稽的景象使我憋不住笑出声来。
他的鸡巴全部出现在我眼前。好大的家伙呀,皱皱的包皮翻转在那道肉棱下
面,粉红色的鸡巴头就像一只小鸡蛋,鲫鱼嘴巴一样的尿道口微微兮动,亮晶晶
的精液正从尿道口里渗出来。黑亮的鸡巴棍上一条条青筋毕露,仿佛就要爆裂开
来。
我见过男友的鸡巴、丈夫的鸡巴、谢东的鸡巴、张强的鸡巴,还有那个服务
生的鸡巴,其中最黑的要属阿棋的鸡巴了,黑亮中透着紫光,给人有力、粗壮的
感觉。
听人说,男人的鸡巴黝黑,操起女人来持久、狠毒。一般的女人经不起这样
的鸡巴操弄,经常能把女人操昏死过去。这是令女人心动的鸡巴。我暗暗庆幸我
碰到了宝物。我像把玩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一样抚摩着他的鸡巴,他的小肚子不
时地跳动。
他伸手勾住我的脖子,把我向肚子下面按。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叫我给他
咂鸡巴。我装做不明白的样子,反抗着他的按压。“干什么呀,按的脖子好痛。”
他不得不道出缘由:“文娟,你给我用嘴咂它好吗?我很难受,你咂咂它就
好了。”
我笑了:“叫我咂就咂呗,还说什么咂咂就好了。你们男人就是贪得无厌,
一会儿叫我撸。一会儿叫我咂。我给你咂了,你等会还叫我干什么?”我一直握
着他的鸡巴舍不得松开。“嘿嘿,你先咂了再说。”“那可不行,你必须先说出
来。
看看我能不能接受。要不我就不给你咂。“我故意难为他。”我还想叫你喝
我的精液。就像我们网上说过的。“”那你呢?你为我做什么呀?“”我给你舔
屄,我给你吃屄汤!“我满足地笑了。”这还差不多。好,你躺好,我给你咂。
“我伏下身子,两只乳房挤在他的大腿外侧。刚刚靠近他的鸡巴,我就闻到了男
人鸡巴特有的骚气。他的骚气很浓烈,非常有刺激性。我手握鸡巴跟部,使得它
竖立着。我先是伸出舌头挑起尿道口上聚集着的精液,舌尖一卷,我吃下了他的
精液。
咸咸的、滑滑的。我没有吃过男人的精液,不知道会不会很难吃。吃下他这
点精液,也算是提前尝试吧。我想起了上次被抹到我嘴边张强的精液,似乎男人
的精液都一样的味道。
我沿着阿棋的龟头慢慢向下舔着,他的龟头被我舔的湿湿的。阿棋发出了微
微的呻吟声。他的龟头比刚才明显又大了一圈,这么大的家伙,我整口含进去还
真有点困难。
我张大嘴巴,试着把整个龟头含了进去。还好,没怎么费劲,我全部含住了。
我轻轻地吮吸着他的龟头,渐渐加快吮吸的速度。我一点点地把他的鸡巴往
我的嘴巴深处吸,他的鸡巴在我的嘴巴里一抖一抖。“好,咂进去了!亲爱的,
使劲咂,用力咂!”阿棋愉快地哼出声来。“叭叽!叭叽!”我渐渐熟练了咂吮
的技巧,我大口地吮咂着。我尽量是他的鸡巴全部塞进我的嘴巴,他的鸡巴头几
乎顶到了我的喉咙,使我喘不过气来。我的嘴巴里越来越咸,越来越粘,他的精
液不断地涌渗出来,我不得不一口口吞下肚去。由于他的尿道口抵在我的嗓子眼
上,精液直接流到了我的喉咙,所以我品尝不出他精液的味道。
阿棋被我咂的不停地叫唤,可能是咂到了他某根敏感神经,他冷不定一阵抽
搐,屁股猛地一挺,这下可把我害惨了,他的鸡巴狠狠地戳到了我的喉咙深处,
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大叫一声吐出了鸡巴,随后连续咳嗽、干呕,眼泪随之流
了出来。阿棋慌忙坐了起来,不停地拍打我的后背,为他的鲁莽连连道歉:“对
不起,对不起,亲爱的,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该死的阿棋,你想呛死我呀!”好一会儿,我恢复了正常。阿棋没好意思再叫
我接着咂鸡巴,但我知道他非常渴望我能再给他咂。我推他躺下:“好了,我没
事了。你躺着,我再给你咂一会儿。”阿棋非常感激我的宽容和柔情。“亲爱的,
你对我太好了。”在我继续咂他鸡巴时,他不停地这样说。他的鸡巴不断地爆胀,
最后,我的嘴巴已经容纳不下了,我停止了吮咂。
当我吐出他的鸡巴时,我看到他的鸡巴被我的口水浸泡的有些发白,我足足
咂了他半小时。
我的大腿缝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流出来的淫水已经浸湿了下面的褥单。
阿棋看见了我屁股下面那一摊粘湿的淫水,他用手揩去全部吃下了。
阿棋叫我躺下,他说:“亲爱的,现在我来伺候伺候你,我给你舔屄!”我
不肯,但他致意要舔,我只好由他去了。虽然我很焦渴地想叫他上来操我,但我
又不想那个快乐的时刻马上就来到。我愿意和他继续进行性交前的淫戏。适当的
淫戏其实比操屄还令人兴奋。
阿棋跪伏在我雪白的大腿中间,他两手并用,扒开了我的阴唇,我鲜红的屄
腔完全暴露在他的眼里。他仔细欣赏着,不时用手指尖拨弄着我充血的小阴蒂。
他是个精通女人生理结构的男人,懂得怎样玩弄女人的敏感阴蒂而激发起她
的淫心。
我的男友和丈夫都忽视了我这个敏感的肉粒,他们只认为女人的阴道是男人
刺激的目标,他们只知道一味地抠我的阴道。
阿棋的手指巧妙地在我的阴蒂上、阴唇边、屄口外往返游动,强烈的刺激使
得我筋软骨酥,欲火烧灼的我迷失了本性。
我嘴里呻吟着,身体扭动着。刚刚还是鸡蛋清一样的淫水,此刻已经变成了
白色的泡沫,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阿棋把嘴巴堵上我的屄口,把淫水一口一口
吃下去。他对我说:“亲爱的,今天我不用吃饭了,你的屄汤就叫我吃饱了。”
他用舌头顺着我阴唇的走向往返舔着,我的阴唇肿胀到了我从来没有的程度。
他扒开我的屄口,用舌尖向里面探寻,由浅至深,直到舌头不能再伸为止。
第一回有男人这样舔我的屄,我兴奋的差点儿流出尿来。
阿棋用手指在我屄眼深处抠摸着,不时把手上粘到的屄液吃下去。他叫我很
感动,一个男人能这样一口一口地吞下女人那脏东西,足以证实他对我的深厚感
情。
我决定把我的肉体交给他一生享用。只要他喜欢、只要他需要,我无条件地
奉献我的肉体,任他搓弄、任他***.他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飞快有力地抽插,就
像鸡巴那样做着活塞运动。手指逐渐加成了两根、三根、四根,最后,他试图把
整个手全部捅进屄里。他失败了,因为我的屄很小,根本容纳不下五根手指。
“亲爱的,亲老公,我受不了了,我需要你的鸡巴,你快上来操我吧!”我
已经忍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了。我迫切需要他把鸡巴插进来,猛烈地操、狠狠地
操。
阿棋停止了玩弄,他也到了忍耐的极点。“好,我就上来操你。把大腿叉开,
我现在就来操你!”他急忙趴到我身上,迫不及待地把鸡巴戳了进来。好样的,
他操的很准,一下子就操到了屄心深处。阿棋剧烈地动作着,粗大的鸡巴横冲直
撞,他操得很深,操得狠准,下下都戳在我的花心上,直操得我高潮迭起,把我
一次又一次送到快乐的巅峰。
他把我的大腿抗在肩上,更加猛烈地向我发起冲击,四十分钟后,强劲有力
的浓精直冲出他的尿眼,重重地喷洒在我的子宫里面。极度的快感令我忽然失去
了知觉,我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阿棋坐在我身边,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泪光。他看我被操晕
过去了,心疼的哭了。
我感到屄口一阵火辣辣的痛楚,一摸,娇嫩的小屄肿起很高。细心的他在我
晕死过去时,早就替我擦干净了一片狼籍的阴道。
阿棋抓着我的手,声音颤抖地说:“娟,你受苦了,我不该这样狠地操你。
我实在不应该这样不懂得怜花惜玉了。我太爱你了,所以才……“我深受捂
住了他的嘴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傻样呀你,我不是被你操疼的而晕过去的,
我是太舒适才晕的。你不懂女人的,这是幸福、快乐!别内疚了你。“看来他真
的不懂女人被操晕是什么原因。”是这样的呀!我还以为我的鸡巴太大,你受伤
了才晕了呢。“他破涕为笑。”鸡巴再大我们女人也能受得了,再大还有孩子大
吗?
不也是从这里生出来的?“我感到他很可笑。他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对
呀,我们鸡巴哪有小孩子大呀!要知道这样,刚才你晕过去时,我就再操你一次
了!“
我拧住他的耳朵:“快说,刚才我晕时你都干什么来?是不是又干坏事来?”
“痛!你快松手,我坦白交代就是了。”他被我掐痛了。“刚才我给你擦屄
时,你的肛门露出来一点,我就扒开你屁股,看了你的肛门。我看你肛门长得漂
亮,就忍不住偷偷地舔了几口,还用手指头捅了几下。你的肛门很紧,我没敢用
力,刚刚捅进一小截。”怪不得我感觉肛门也火辣辣的,原来被他偷着玩了一回。
听说他看了我的肛门,我很有写难为情。女人能屄洞大开给男人看,却不好意思
把肛门给男人看。
阿棋躺了下来,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他一面玩弄着我的乳房,一面询问我
刚才的感受。“亲爱的,刚才你舒适吗?”我点点头:“嗯,舒适!你没看见我
都舒适的晕过去了?”“我的鸡巴大不大?”“大,比我想象的还要大、还要硬。”
“你老公的鸡巴有我的大吗?”“没有,他还没你一半大!”“那么小呀?
不是苦了你吗?”“现在不是有你这个大鸡巴了吗?我只要你的大鸡巴,不喜欢
他的。”
我说出了心里话。“你还被其他男人干过吗?”他问道。这个问题他在网上
已经问过了。我没有告诉他我原来被男朋友操过。他问这问题时,我也被那个服
务生操过了。“没有,除了我丈夫,你是第一个操我的男人。”“你这么漂亮,
还没被男人操?”他显然不相信我的话。“怎么?漂亮就必须叫男人操?谬论!”
“是呀,现在漂亮的女人,哪个不被很多男人操呀?”我笑了:“我现在不
就是叫你操了吗?”“那也少呀。”显然,他有点失望。男人真是怪东西。
他问我今晚什么时候回家,我告诉他不回家了,在这里陪他,叫他晚上接着
操,过足了瘾。他一听兴奋得不得了,连连亲了我几个嘴儿。“今晚你预备让我
操几下?”他问道。“随你便,只要你能操,操到天亮我也愿意。我乐意叫你操!”
“真的呀!我今晚一定好好操你一宿,咱们不睡觉好不好?”“好,不睡觉,
咱们操到天亮!”我也感到兴奋。能被这样的男人操一宿,是我的荣幸。“娟!”
他改了更亲密的称呼。“今晚我射到你嘴里好不好?他问道。”你喜欢往我
嘴里射精吗?“我反问他。”喜欢,非凡喜欢!“”你们男人都喜欢往女人嘴里
射精吗?你们还喜欢往女人哪儿射精?“”当然了,哪有男人不想把精液射进女
人嘴里的呢?就是很多男人想是想,但女人不让射而已。“”为什么不让射呀?
“我俩展开了热烈的性讨论。”是女人嫌弃呗。女人给男人吃精液,那需要很深
感情的。就像咱俩,你肯让我往嘴里射,证实你非凡喜欢我。“”是这样的呀,
有道理。“我感到他说的很有道理。
“亲爱的,假如我的精液射到你嘴巴里,然后你怎么办?”他用膝盖磨擦我
的阴唇。“我给你吃了!男人的精液才是真正的大补品呢。”“那我今晚往你嘴
里射三次!”“射吧,你想射多少我都给你吃了。”他的摩擦令我刚刚消退的欲
火又开始慢慢地升了起来。我伸手握住他的鸡巴。虽然没有刚才那么硬,但他的
鸡巴仍然傲立于胯下。我开始撸起他的鸡巴来。阿棋把身子往上挪了挪,便于我
撸得得劲。“你是不是又痒痒了?”他问道。“有点儿,你呢?”“我也兴奋了。
有你这样的美人搂着,还能不兴奋?“他把我仰面扳倒,亲吻着我的乳房,
同时一只手又滑到我的胯间,抚摩我还隐隐作痛的屄口儿。”时间还早,我们再
操一下好不好?“我看到门上的时钟已经下午两点了,他还说是早。看来,他还
是想操我。”你不饿吗?还能操得动?“我担心他饿着肚子。”不饿,我刚才吃
你屄汤早就饱了。至于力气嘛,再把你操晕的能力还是有的。“”你没问题我乐
于奉陪到底,再叫你操晕也心甘情愿。“”咱说操就操!“说完,他翻身趴到我
的身上。他先是吮吸我的奶头,一直到我的奶头竖立起来。
阿棋把他再度勃起来的鸡巴在我的屄口外面往返摩擦。“娟妹,你的小屄还
痛吗?”我关切地问道。“还有些痛,不要紧,一会儿我就忘了痛了。和我俩睡
在一块儿,就是被你操出血来,我也不觉得疼的。”我双手交替着在他肉感的屁
股上往返抚摩。他的屁股真的很性感,我恨不得贴在他屁股上尽情地亲吻它,但
我是女人,不能过于主动。“妹妹呀,再给哥咂咂鸡巴好吗?你的口技太厉害了,
舒适死我了。”他一会叫我妹妹、一会儿叫我文娟、叫我娟、叫我亲爱的、叫我
小骚货,我听得都有些乱套了,我感到可笑。“还咂?你刚才差点把我呛死,我
可不敢了。”嘴巴上虽然这样说,其实我很想再给他咂鸡巴,他舒适,我也刺激
啊。“不会了,这次肯定不会了,我一定会小心的。”“那还差不多。你要再那
样,看我不把它咬下来。”他起身骑到了的乳房上面,原来他是想用这种姿势。
我在色情影片中常见到这种姿势,与其说是女人为男人咂鸡巴,倒不如说是
男人在操女人的嘴巴。我没有反对,我喜欢这个男人到了骨头里,就是他操我嘴
巴我也是乐意的呀。怕压痛了我的乳房,他尽量抬起屁股,我的奶头不时地擦蹭
着他的屁股和卵蛋。
阿棋并没马上就把鸡巴插到我嘴巴里,他握着鸡巴,用鸡巴头在我的嘴唇上
往返地擦蹭。尿道不断细渗出来的流精很快就湿润了整个口唇。我亲着他的鸡巴
头,深嗅着他鸡巴的骚气。他用鸡巴敲打着我的脸颊和口唇,发出啪叽啪叽的响
声。
阿棋叫我张开嘴巴,然后把鸡巴小心翼翼地捅进我的嘴来。我的嘴巴里塞满
了他的鸡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阿棋两手扶撑在我的两肩旁,由轻到重、由块
到慢,他开始了抽插。
这是一种令女人产生耻辱感的玩弄方法,为了心爱的男人能得到快乐,女人
们忍辱负重,任他们如此淫弄。
我尽量张大嘴巴,避免我的牙齿挂碰到他的鸡巴。阿棋的精液和我的唾液融
汇在一块儿,布满我口腔微小的缝隙。液体越来越多,最后从我的嘴角流淌出来。
我的嘴渐渐地开始变得麻木了,我的舌头被他的鸡巴挤压的隐隐作痛。看着
他操得愉快的样子,我不忍心叫他停下来。操吧!我的亲亲男人,我的亲亲汉子!
操吧,牛就尽情地操吧!我在心里向着已经是满头汗水的阿棋说道。
忽然,我感到嘴巴里的鸡巴一阵抽搐,阿棋的喘息也变得短促、大声。女人
的敏感使我觉察出他要射精了。我想问他,但鸡巴塞的满满的,我无法开口。
“呜!呜!”我用哽咽的喉音向他发出警示:你要射精了!你预备射在哪里?
你是不是要射在我嘴里?臭男人,射到我嘴里经过我答应了吗?正在紧要关头的
他并不理会我的呜咽。终于,他像是犯了抽风的病人那样一阵哆嗦,一股灼热的
液体喷涌而出。一下、两下、三下………他连续喷射了五次,我的嘴巴里顿时被
他灌的满满的。他猛地趴在我身上,紧紧抱住我的脸庞,急促地大声对我说:
“快,亲爱的!我的小骚货!娟!我的亲亲老婆!我射了,我把精液射到你嘴里
了!快!快!你吃下它!你吃下它!“他的样子真的好怕人,就像疯了一样。
我含着他的精液,无法张口回答他。我冲他使劲地点头,我在告诉他:亲男
人!亲汉子!我给你吃!我会把你的精液一点不剩地全部吃下去!我没有急于马
上就吞下他的精液,我像涑口一样用舌头搅动着嘴里的精液。这是我头一会这样
大量地吞吃男人的精液,我要细细地品味,证实吞吃男人的精液到底是什么样的
感觉。
见我点头同意吃精,他安静了下来。他轻轻抚摩我的脸蛋儿,柔情地说:
“张开嘴巴,让我看看里面精液的样子。”我张开嘴巴,他看见了我牙齿上、舌
头上、上下颚上粘满了他白腻腻、粘糊糊的精液,他满足地露出了笑脸。“能吃
进去吗?”他问我。我点点头,用鼻音告诉他:“我能吃下去,我不嫌弃。”说
完,我喉舌一动,滑腻腻的精液流进了我的肚子。由于我含了这会儿,原本很粘
绸的精液已经开始液化、细薄,所以没费劲就吃下了全部精液,我巴巴了嘴,张
开嘴巴,让他检查我是否“偷懒”。既是感动,也是满足,阿棋一把搂住我,使
劲亲吻着还散发着他精液味道的嘴唇………
这天夜里,我头一回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彻夜拥抱。我俩实现了白天的诺
言:操一宿!我们丝毫没有睡意,尽情地性交。他的精液撒遍了我的全身。我记
不清我们到底操了多少次,五次?六次?还是七次?每一次,他都把我操出了欲
仙欲死的高潮。
我俩在半年多苦苦相思后,终于在今天如愿以偿,我们互相得到了对方最珍
贵的东西:他的鸡巴我的屄!
他是一个懂得体贴、懂得抚慰女人的男人!我满足了,今生从来没有的性满
足!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和自己丈夫永远是无味的性交!那只是一种不得履行的
性义务。作为女人,只有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性交,才会获得真正的性爱欢乐!从
此,我会更加迷恋于和男人性交!
两天两夜的纵情淫荡,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美好记忆。
我自豪地把阿棋介绍给三姐妹见了面。看着她们惊奇、嫉妒的表情,我有了
胜利者的骄傲和神气!虽然我操的网友没有她们的多,但我选择的是精品!
临别时,我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阿棋搂着我说:“亲爱的,我们还会
重逢的。以后,只要有机会,我就过来看你,你也可以过去看我。我们永远相爱
下去!”他把我染着淫痕的三角裤衩和乳罩要走了,他说以后他会天天欣赏它、
把玩它。他剪下了一大撮阴毛给我,叫我在想他的时候,就把阴毛拿出来看看。
他还建议我们都尽快装上QQ探头,以后在QQ上我俩裸体聊天,我答应了。
像以前一样,我们俩依旧天天在网上卿卿我我,方便的时候,我们就脱光了
衣服,通过探头欣赏对方的身体。同时,我俩解除了不通电话的禁锢,不方便Q
Q聊天时,我俩就在电话里尽情淫戏。
我俩先后又见了几次面,我到他那里去了一次。见面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性交,
阿棋的床上功夫永远是那么棒,每回都把我操得死去活来、高潮连连。我把吞吃
他精液当作是我俩激情欢会的重要内容。女人真的是淫贱的动物,她们能给别的
男人大口吞食精液,却不愿意吃下丈夫的一滴精。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